大型宠物狗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阿拉斯加犬

阿拉斯加犬绍兴

发布时间:2022年11月01日    点击:[2]人次

阿拉斯加犬绍兴(阿拉斯加犬幼崽多少钱一只)

封面新闻记者 燕磊 汤晨 实习生 何思睿

6月10日,金先生把女儿金燕婷从杭州送到上海浦东机场,她此行的目的地,是美国阿拉斯加。

没想到,这一别竟是永别。

7月9日,金先生突然接到一通来自北京的电话,一位郭老师在电话中告诉他,“金燕婷出事了”。金先生多方了解核实后得知,女儿下班后和朋友去河边游玩,两人不慎落水,一人被救起,而他的女儿不幸身亡。

金燕婷

“我现在非常后悔,如果当时不让她去美国带薪实习的话,这个家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。”金先生说。

赴美

女儿一个月后告诉父亲“想家了”

金燕婷今年20岁,是绍兴市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的大一学生。

7月16日凌晨三点,在阿拉斯加的金先生在电话里接受了封面新闻记者采访,回忆了女儿出国带薪实习的经过。

去年冬天的一天,女儿突然给他说,“爸爸,我们学校现在有个赴美的项目,而且到那边有工资,你觉得怎么样?”面对乖巧懂事女儿的请求,作为父亲,金先生很难有理由拒绝。

于是,金先生给了女儿3万元,剩下的签证、考试、资料审核等,都是金燕婷自己在处理。

今年6月10日,金先生把女儿金燕婷从杭州送到上海浦东机场,飞赴美国阿拉斯加“带薪实习”。

此后,金先生经常保持着联系。

和女儿最后一次联系是,北京时间7月8日。金先生在微信上问女儿:“1个月了,想不想家?”女儿回复:“想啊。这里都是外国人,有些人(对我)好有些人不好。”

金先生嘱咐女儿,出门在外要多一个心眼。女儿安慰他说,跟国内一样,她还好。

在询问女儿在阿拉斯加当地住宿的条件咋样时,女儿回复说,“只有一个小风扇,不过还好,晚上不热白天热”。

谁也不知道,这一次日常对话竟是父女间的诀别。

噩耗

父亲一遍又一遍留言再也没回复

仅仅一天后,金先生在杭州家里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打来电话的人自称郭姓老师,是中国对外友好合作服务中心(简称中外服)的工作人员。他告诉金先生,“金燕婷在美国出事了”。

金先生一头雾水,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遇到了诈骗。随后,金先生选择报警。

警察告诉他,一方面要提高警惕,另一方面抓紧联系,确认女儿是否安全。

“女儿回复一下”、“回复我一下有事问你”、“看到马上回复”……无数个语音电话未接,金先生一遍又一遍的给女儿留言,希望得到回复。

但是,他等来的,却是噩耗。

当天晚些时候,金燕婷的班主任打来了电话,再一次带了“燕婷出事了”的消息,金先生的希望被彻底摧毁。

挂断电话,金先生马上开车赶往学校,还没出杭州已经闯了两个红灯。情绪失控的他,只能让外甥帮忙驾车。

从学校得到确认消息之后,金先生跟夫人连夜准备材料,办理赴美护照、签证。

随后,郭老师从北京赶到了学校所在地绍兴,帮助金先生及夫人办理签证等事宜。

夫妻二人抵达上海后,郭老师找了个翻译跟随他们一起赴美。金先生说,“郭老师说,中外服有两个人已经第一时间赶到美国,当地使馆也有人在协调处理。”

金先生抵达美国之后,一位自称合作机构美方CEO的人在机场接机。

溺水

两名女生同时落水一人不幸遇难

抵达美国后,金先生第一时间去殡仪馆见女儿。但他仍无法相信,活泼乖巧的女儿,已经躺在那里,再也无法听到自己的声音。

随后,金先生提出,希望见一下与女儿同行的几位同学,但同行的工作人员回应称,“学生受到了刺激,目前正在恢复期”。

为了解事件发生经过,金先生坚持要见一见女儿的当事同伴。

“工作人员告诉我,必须答应两个事情。第一,情绪不能失控;第二,不能详细问过程,只能谈谈金燕婷在美国的生活之类的话题。”金先生说,谈话期间,还有工作人员坐在现场陪同。

学生们告诉他,他们也想见金先生,但是也被工作人员以“家长情绪激动”为由拒绝。

随后,金先生简单从学生那了解到事发当天时的情况。

当地时间7月8日,大约下午五六点,金先生的女儿金燕婷跟朋友下班后去附近河边游玩。一行人4男2女,包括有2名外籍男子,另外4人都是赴美带薪实习项目的中国学生。

在河边游玩期间,意外发生了,金燕婷和一位女同学一同落水。

最终,只有女同学获救,而金燕婷再也没有了呼吸。

右为金燕婷

“中外服的老师之前给我说,去了之后,周三或者周五就可以把遗体带回来。”金先生原本以为,事情可以进展的很顺利。

但是,抵达阿拉斯加后,工作人员告诉金先生,金燕婷的遗体要运回国的话,要等大概八个月,就算是带骨灰回去,也要4-6周。他听到后,顿时陷入绝望。

赔偿

免责协议是否可以免除所有责任

7月15日,网友“Chemory”发出一条求助信息:“绍兴某外国语学院大一学生金燕婷,在美国作为带薪实习生期间发生溺亡事件,阿拉斯加时间7月8日当天结束工作以后几人同行组织去游泳,最终发生了意外。”

金先生证实,“Chemory”是金燕婷的朋友。金先生说,“我其实只提了一个要求,由中外服和校方负责女儿丧葬期间的费用。我只想带我女儿的骨灰回家。”

然而对于该要求,中外服陪同的工作人员表示,自己不能负责,只能先向上汇报。

“这些天来,学校那边我催了很多次,校方一个电话也没有。我打班主任电话,班主任说我跟学校和领导反馈,但一直也没回应。”

据金燕婷另外一位同学介绍,双方在赴美之前,都会签订一份免责协议,“金燕婷也不例外”。对此,金先生表示不知情,全程由女儿自己操办。他说,之前要求看一下双方签署的协议,但被拒绝了。

封面新闻随后联系到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外事处一位负责人。该负责人表示,该项目的中介机构中外服确实和学院有官方合作。

该负责人还透露,参加的暑期实习其实是一个文化交流项目,从2008年开始,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就和中外服达成合作,是项目点之一。

当被问及金燕婷家长的具体诉求时,该负责人表示,暂时不方便透露,针对该事件的官方声明将会在稍晚时候由学校宣传部发出。

至于出国前双方是否签署“免责协议”,该负责人说,此协议是学生和中外服签署,和学校方面没有关系。

此外,他还表示,“学校方面一直在努力积极帮金燕婷家长沟通协调,并不像网络上说的那样学校‘不闻不问’。”

但截止16日中午12点半,金先生告诉记者,学校方面仍未给他打过电话。

调查

赴美带薪实习是个什么项目?

记者查询,金燕婷参加的是“赴美带薪实习项目”,由中国对外友好合作服务中心引进。

记者在中外服官网上看到,目前全国有107所院校与中外服在“赴美带薪实习项目”上有合作,每年成行学生人数1400-2600人,年成行教师40-60人。项目时长为12周,实习机构遍布全美。

中外服官网截图

这个项目是美国政府针对全球青年大学生制定的教育文化交流项目。每个参加项目的学生以合法纳税人的身份在美国企业进行社会实践,与美国同事同工同酬。项目全程接受美国政府监管,并享有全程的医疗及意外保险。

封面新闻记者16日上午就此事联系上“中外服”的工作人员,对方回应晚些时候会有同事回复记者,但截止记者发稿,尚未得到中外服的回应和声明。

16日,曾经参加过“赴美带薪实习项目”的大一学生小何对封面新闻记者讲述了她的经历。

2017年11月,小何通过前一年参加过项目的学姐推荐联系到相关机构。在收取3000元的定金后,机构方对她进行英语口语水平评估。小何说,“评估比较形式化,大部分人都会过关。”如果认为水平不足以参加项目,机构会退还测评费用以外的定金。通过评估后,她签署一系列协议,缴纳项目费用在20000元左右。

在赴美前,小何进行了多次线上线下培训,并在北京参加了美国线下企业面试,收到offer。

据小何透露,国内的机构“相当于中介”,赴美后的各项事务都是美国主办方负责,但是美国的主办方水平层次不齐,“我选择的机构合作的是美国CIEE,是美国最大的学生交换项目机构。”

小何还说,自己赴美国之前,同样也签署了类似的“免责协议”。

记者在小何提供的免责协议中看到,机构方承诺会提供在美期间全程医疗保险、意外伤害险等,但学生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,并自行承担个人安全风险,机构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及经济损失。

四川蓉城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陈庆国律师说,从中国的法律角度来说,关于机构方是否免责,关键在于协议本身是否存在类似于监管的条款。由于金燕婷是在项目交流休息期间自发和朋友一起去户外游玩,本身已经不在该服务协议的服务内容之内。而金燕婷已经成年,因此从法律层面上来说,机构方所承担的责任比较有限。但从中国具体情况来说,如果学生家长和中介达成一致,出于人性化的考虑和相互理解,也可能会有相应补偿。

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【封面底稿】创作,在封面新闻和今日头条独家发布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