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型宠物狗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大白熊犬

大白熊犬责任保险

发布时间:2022年11月01日    点击:[1]人次

大白熊犬责任保险(大白熊犬责)

株洲日报记者 李军 王建设

“今后,我家的狗死了能去哪处理,才能环保无害?”昨日上午,河西的曾女士来到本报社询问,把记者给难倒了。她养的是大型犬拉布拉多,重达50多斤。

是啊,犬只宠物在城区日益常见,它们最终去了哪?在株洲,有地方处理因病或自然死亡的大型犬吗?处理前,是否做了妥善的防疫措施?

带着种种疑问,记者进行了调查走访,了解越多,越是忧心。但也有意料之外的发现。

“虽然不是迫在眉睫,但将来怎么处理,也要考虑了。”曾女士说。

拉布拉多犬的寿命一般是8到12岁。曾女士养的拉布拉多犬“拉拉”接近9岁,属于“高龄”犬了。

宠物年龄一大,也容易患“三高”等慢性病。为了让“拉拉”陪伴更久,曾女士严控其饮食,勤带它遛弯,让它从68斤减到了50多斤。

大型犬一般重数十斤,甚至上百斤。在我市从事训犬5年的罗国梅说,拉布拉多、阿拉斯加、金毛、大白熊等大型犬,她都有帮人训练过。

遛狗时,曾女士总是“装备齐全”,随身携带纸巾、塑料袋等物,及时清理“拉拉”的排泄物。提前考虑宠物“后事”,也是源于她的环保理念,以及因今年疫情而来的一份责任感与警惕。

她向宠物店及朋友打听过,被告知对于宠物遗体,通常除了托人到乡下填埋、到郊区自行焚烧,就是趁晚上挖个坑埋到江边,“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。”

“那怎么行?”曾女士很震惊,“埋到江边很可能被冲刷出来,对湘江造成污染,产生疫病隐患。”她也很担心,填埋宠物会被不法分子挖出来,最终流入餐饮市场用于牟利。

最近,曾女士晚上10点多在江边遛狗,隐约看到有人在挖坑,“现在回想,很可能就是在埋宠物。”

这并非孤例。

2014年4月,网友“@本人双面胶”在红港路中排渍泵站白石港拦河坝段边,发现3具腐烂的动物尸体,其中就有一条宠物狗。

近日,市民谷倩在朋友圈看到,有人发了在湘江边埋宠物并表示纪念的微信,底下有留言问:“埋在哪?我去挖出来吃了。”

“看似是玩笑,但反映了长期被忽视的社会现象和心态,建议相关部门重视和干预。”谷倩说。

一边是数万只犬猫 一边是宠物“善后”空白

宠物遗体如何处理?

在株洲,和曾女士有同样烦恼的人,不在少数。

公安部门2013年统计数据显示,我市城区有犬5万余只。市小动物保护协会相关负责人粗略估计,截至2019年,城区有7万余只犬,流浪犬约2万只。这还不算猫在内。

记者调查发现,株洲的宠物市场“渐成气候”,宠物食品、美容、诊疗等消费均能得到满足,但解决的多是“生老病”问题,唯独缺了“死”这一环。

处理宠物遗体,株洲尚未有专门的机构和场所,也缺乏相关规范及监管。换句话说,宠物遗体的“善后”仍是“空白”。

殡葬属民政部门管理,当记者问及宠物殡葬,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哑然失笑:“我们对殡葬行业的监管,目前只涉及人类的范畴。”

2018年底,我市基本实现病死畜禽无害化收集处理“全覆盖”,但市农业农村局畜牧兽医科相关负责人介绍,居民饲养的宠物,不在目前规定的畜禽无害化处理范围内。

缺乏处理渠道,导致乱象滋生。

据市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王莉莎观察,市民处理宠物遗体比较随意,要么丢到垃圾桶或荒地,要么挖坑埋掉,大量宠物死后被埋在了湘江边。因为这里泥土湿润松软,容易挖坑。

而我国《动物防疫法》(2020年最新修订版)第二十一条规定,染疫动物及其排泄物、染疫动物产品,病死或者死因不明的动物尸体,运载工具中的动物排泄物以及垫料、包装物、容器等污染物,应当按照国务院兽医主管部门的规定处理,不得随意处置。

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相关负责人提醒,死亡宠物与病死畜禽一样,可能携带多种病原微生物,随意丢弃、掩埋或不规范处理,可能引发动物疫情,污染环境并危及公共卫生安全。

考虑狗狗“后事”,源于她的环保意识与责任感

相关从业者游走在“灰色地带”

微信上联系到他时,从事宠物遗体火化的徐盘(化名)已经不做了。

“没什么生意,疫情发生后抓得更严,干脆选择了放弃。”徐盘说。

记者在询问数家宠物店后,客服人员提供了徐盘的微信,称其能为宠物遗体“善后”。

徐盘对此已不愿多谈。他原本做宠物诊疗,几年前发现宠物殡葬有市场,开始用一辆流动的车来从事宠物遗体火化,“在湖南各地跑,有业务就接,但生意一直没起色。”

王莉莎曾通过徐盘处理一条宠物狗,花费数百元,“价格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。”

由于缺乏规范及监管,徐盘这类相关从业者游走在“灰色地带”。

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审批科相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无“宠物殡葬”此经营类别,无法登记办理。

王莉莎透露,向政府筹建的相关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求助,对方也会基于环保考虑处理宠物遗体,但不会明确对外宣扬。

“无害化处理的宠物,会和鸡鸭猪等病死畜禽一起成批地被处理,没有化妆、告别及骨灰装坛等服务,养宠物的人大多接受不了。”王莉莎说。

不少养宠物的株洲人知道,去长沙或上网能找到与宠物殡葬相关的服务。

徐盘说,长沙的“商家”有专门的焚化场地,能提供宠物毛发整理、遗体擦拭等服务,甚至能做到和人体告别仪式一样,但价格不低,从800元到2000元不等。若要预订宠物墓地,更是要3000元起。

至于收费标准谁定?宠物殡葬从业者及机构的资质谁说了算?不少问题仍是“糊涂账”。

“希望政府相关部门早日出台相关政策,制定行业规范,加强监管,引导形成理性而又合乎情理的宠物消费,扶持宠物殡葬产业的发展。”王莉莎说。

是全国性问题,也蕴藏着朝阳产业

事实上,如何环保无害地处理宠物遗体,这是一个全国性问题。

《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》显示,2019年全国城镇宠物犬猫数量达9915万只,相比2018年增幅达8.4%。

接近一亿只的被饲养犬猫,是庞大的消费群体。《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》显示,2019年我国城镇宠物犬猫消费市场规模2024亿元,相比2018年增长18.5%。城镇人均单只宠物犬年消费为6082元。

但相比占据大头的宠物食物、药物消费,上述报告指出:“宠物保险、殡葬等消费正处在‘萌芽’阶段。”

从环保的角度来看,这是不能忽视的隐患;从宠物行业而言,意味着仍有巨大的挖掘潜力。

国内权威的市场调查、行业分析公司,针对我国宠物殡葬服务行业发展专门做了调研并形成了报告,比如“智研咨询集团”就出版了《2020-2026年中国宠物殡葬服务行业市场竞争状况及发展趋向分析报告》。

相关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全国新增宠物殡葬服务的门店数量多达数百家,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,单个城市的宠物殡葬门店数量已超百家。

【来源:株洲日报】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向原创致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