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型宠物狗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大丹犬

大丹犬大丹

发布时间:2022年11月01日    点击:[0]人次

大丹犬大丹(大丹犬繁殖基地)

南非开普敦西蒙镇有一条狗,它是一条前无来者,后无继承的狗,它的奇妙经历,不仅被写进书里,今天仍活在很多南非人的心理。做为一个犬类,它不枉此生。


几天前,驾车旅行到西蒙镇,看到一个狗的雕塑,突然想起多年读的一本书,就是关于它的故事。想想,应该把这条大丹犬的故事分享给大家。

这条狗姓“讨厌鬼”,名“就是”,英文合起来叫“就是讨厌鬼”(Just Nuisance) ,它的雕塑今天就立在西蒙镇的码头上,如它生前所愿,一生留恋这片海湾,追随着水手们的身影。

当年,我在德班跳蚤市场一个旧书摊上,无意中看到一本书,主要是被书封面的图片吸引,一条大丹犬的正面照,但吸引我的却是它头上端正的军帽,书名为“就是讨厌鬼”这个名字。买回家一口气读完,着实为这条狗的一生感叹万千。

它出生在1937年的南非某处,后来易主,随着主人到了西蒙镇生活。西蒙镇是皇家海军的驻地,“就是讨厌鬼”很快和那里的海军水手们打成一片,成了他们的好朋友。

“就是讨厌鬼”体型异常高大,站立起来近两米,这个高度哪怕是在以体型见长的大丹犬家族里,它也是绝对的佼佼者。也因此,它的庞大身躯常常挡了海员们的路,久而久之,就有了“讨厌鬼”的名号。

“就是讨厌鬼”受到海员们的欢迎,它除了在皇家海军驻地和军舰上来往外,还喜欢和海员们一样乘坐火车去35公里外的开普敦。当然,当它被铁路检查人员发现偷票后,被撵下了车。可这对于“就是讨厌鬼”来说,根本不是事。这辆火车上不去,就等下一辆,下一辆要是还被拒的话,那它知道自己今天在这里的运气不好,就跑到下一个车站去试运气,最终总能如其所愿。有时候,车上遇到认识的海员,海员很乐意给“就是讨厌鬼”买车票,让列车长通行一下。

但好景不长,当时的南非铁路局觉得一条这么大的狗天天坐火车,又没有通行证,很扰民,要对“就是讨厌鬼”采取强制措施,准备将其处死。西蒙镇的海员们知道后不干了,立刻提出抗议,并找到记者在报纸上呼吁给“就是讨厌鬼”一条生路。理由很简单,“就是讨厌鬼”除了体型大,偶尔挡了路外,并无其他恶行,但海员们生活枯燥乏味,再加上二战期间,海员们精神压力大,“就是讨厌鬼”绝对是他们生活中的调味剂,谁也不想眼睁睁看着“就是讨厌鬼”被处死。

呼吁反应不小,但还是“就是讨厌鬼”的人缘好,最后,皇家海军驻地的领导也愿意通融,并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,决定将“就是讨厌鬼”收纳为正式皇家海员,这个决定真可谓是天方夜谭。

如何让一条狗通过录用程序成为皇家海军的海员呢?这可没难倒当年任职的海军军官。1939年8月,在海员军官的代笔下,“就是讨厌鬼”成功地填写了海员入职表。它的姓氏定为大家常叫的“讨厌鬼”,名字一栏不能空着,这名军官灵机一动,想着这条狗叫“讨厌鬼”,也真是个讨厌鬼,就随意加上“就是”,作为它的名字。

从此,“就是讨厌鬼”,不仅有名有姓,在表格里,还描述了它的信仰为“拾荒者”,它在海军基地的职位为“碎骨者”。

这个职位也算是名副其实,在一点滋扰的官方海员记录中,记着它的一次受罚记录。有一次,一点滋扰不小心睡了别人的床位,被海员告发。惩罚它的手段便是七天不给“就是讨厌鬼”一根骨头吃。

鉴于“就是讨厌鬼”之前已经长期非正式在海军中服役,基地还破格将其从“普通海员”提升为“资格海员”,有了此等资格,以后,“就是讨厌鬼”就可以像其他海员一样拿着通行证免费乘坐火车,而不再被驱逐了。

如果你以为“就是讨厌鬼”的一生不过是和海员们乘车而已,你可就错了。除了跟着海员乘火车,它还和海员们一起出操,听令,与海员们并肩作战,有记录在案,它曾杀死过敌舰上的两个动物。

此外,它最出名的行为莫过于在酒吧里的经历。不务正业时,“就是讨厌鬼”也会随海员们去酒吧喝酒,啤酒是它的最爱。吧台老板对它早已见惯不怪,那里有专门为它准备的酒杯,在海员里混久了,极通人性的“就是讨厌鬼”,两杯酒下肚后,有时也会兴起,站起它的两米身长,随着音乐和女士跳舞。能够站起来跳舞的“就是讨厌鬼”,更是成就了它非凡的狗生。

这么优秀的狗,不留个后代怎么能行。很快,皇家海军基地便帮它选到一个同族的良配,两只大丹犬在海员们的见证下举行了完婚仪式。婚后,“就是讨厌鬼”的妻子生下五个小丹犬。其中两个小丹犬后来被拍卖,拍卖所得全部为战争集资,这也算是“就是讨厌鬼”为海军做的另一大贡献。

可惜,在二战结束前一年的一月,尚值壮年的“就是讨厌鬼”意外出了车祸,车祸虽未致其丧命,却严重损害了它的健康。几个月后,健康堪忧的“就是讨厌鬼”再次入住西蒙镇海军医院,在兽医的诊治下,身受痛苦已无药可医的“就是讨厌鬼”得到了兽医的许可,被实行了安乐死,永远地睡着了。

“就是讨厌鬼”死后,皇家海军基地按照资格海员的规格,为它举行了葬礼仪式,它生前一起来往的海员军官和朋友们都来为它送行,在皇家海军的礼炮鸣响和军乐声中,“就是讨厌鬼”走完了它绝妙而神奇的七年犬生。

2000千禧年伊始,西蒙镇每年举行一次大丹犬的选秀活动,条件是选出那条最像“就是讨厌鬼”的大丹犬,这或许是今天的南非人对当年举世无双,唯一一条有着皇家海军军衔的狗的回忆。

  • 注:本文为原创,摘录请说明出处,头条“和平生活记”。

文中黑白照片来自于谷歌网络搜索,喜欢“就是讨厌鬼”故事的人可搜索它的英文名Just Nuisance,找到更多的信息和它的图片。文中信息来源于英文版的维基百科和当年阅读书籍“就是讨厌鬼”的记忆。


我是和平,喜欢航海,喜欢旅行,愿意和你分享在异国他乡里生活的美景,人文和故事。